肠梗阻的症状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尿毒症终于能被治愈了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看白癜风疗效最好专科 https://wap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今天,一个肾友给我发来一张抖音截图,大致意思是:某肾科神医,用2个月时间,仅仅花了几十块钱,就把本来要花几十万做肾移植的尿毒症患者治好了。这条视频,光点赞量已经有几十万。套路嘛,懂的都懂,都是以前电视「神医们」玩剩下的。他们模式很简单。请一个白发苍苍,看起来值得信任、有各种“头衔”的老“中医”,甭管什么病,只要是吃了他们的方子,没有治不好的,而且还是药到病除,短时间快速治愈!图片:广告截图

步子其实还可以迈得更大一点,既然「尿毒症,再也不用肾移植和透析了,几十块钱就能治好」,别谦虚,这目前在医疗史上绝无仅有!不能只局限于电视台和抖音宣传,这位“神医”应该赏脸去领下「诺贝尔医学奖」奖金,丰功伟业值得传播到全世界各地,顺便还能把全世界数亿的肾病,以及数百万终末期肾衰竭患者都拯救了,举手之劳,多好。

呜呼哀哉!

治病救人,最严谨、最实事求是的事,却被一群江湖骗子这样按在地上反复摩擦。哗众取宠的垃圾流量,擦掉的是医患之间本来就很脆弱的信任。

「人家肌酐高达都治好了,我这才,你说治不好?」

「人家治尿毒症只花了几十块,我这轻多了,怎么几万块了?」

「人家2个月就治好了,我这都几年了?」

......这样的情形,是完全可以预见得到的。

别让理智的声音被愚昧淹没!

尿毒症≠肌酐高,

肌酐下降≠治好肾病

首先,大家要明确的是,尿毒症≠肌酐高,肌酐下降≠肾病治好。这是两个概念,但显然,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故意混淆,或者说根本不懂这两个概念的区别。

“肌酐高到,以上就是尿毒症”,这是完全错误的理解。

大家平时认识到的,需要维持性透析和肾移植的「尿毒症」,在医学上,更专业的说法叫「终末期肾病」(ESRD),指的是各种慢性肾脏病发展到终末期、且不可逆的疾病状态,患者肾功能(肾小球滤过率)不可逆的低于15。

注意,尿毒症的诊断,必须是由专业肾内科医生分析,排除了急性可逆性的肾脏病变可能,患者严重受损的肾功能已经是不可恢复。

什么意思?

有相当一部分肌酐高的患者,但肾功能是可逆的,那都不叫“尿毒症”,而叫「急性肾损伤」,或者是慢性肾病基础上遭遇急性打击比如脱水、接触肾毒性药物、感染、梗阻等,存在急性肾损伤。比如,我们肾上线的一个肾友,因为怀孕导致急性肾衰竭,最终在医生救治下肾功能恢复→血肌酐最高1,如今降至,我在“鬼门关”走了一遭!

急性肾损伤和尿毒症的患者虽然都表现为血肌酐升高,但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,肾功能一个可逆一个不可逆。

急性肾损伤的患者,血肌酐有的一两百,有的高到两三百,有的甚至高到以上,有的人去除诱因比如停掉肾毒性的药后,有的经过激素等治疗冲击后,有的人还经历了短暂透析的支持后......血肌酐下降一部分,或是完全降至正常,在医学上,这些急性肾损伤患者的肾功能部分或完全恢复,并不稀奇。

而尿毒症就不同了,肌酐下降≠肾病治好。

尿毒症肾友,每次在透析后血肌酐都会下降很多,但透析只是替代原有的肾脏工作,并不是治愈肾病,过段时间患者不透析血肌酐又会涨回去,所以透析必须是规律的一周去2-3次,而不是说血肌酐降了就是肾病好了,以后就不用透析了。

还有别的降肌酐方法,通过某些药,比如中药灌肠、炭片吸附、大黄导泻、羟苯磺酸钙掩盖肌酐,也能让肌酐大幅度下降,而这些表面下降的肌酐,和透析是同样的道理,肌酐降了≠肾病治好了。

太多骗子打着包降肌酐的谎言混淆视听,欺骗无知患者。

一个肾友在肾上线的留言▽

终末期肾病,患者的肾脏里面,绝大部分的肾小球和肾小管病变都已经不是急性的了,而是萎缩、硬化、纤维化这些慢性不可逆病变,就像一朵枯萎的花,你想再让它鲜艳明媚,可能吗?目前医疗手段虽然发展很快,但它不是万能的。

硬化、纤维化的病变不能逆转,肌酐降低不代表这些慢性化病变恢复▽

到了晚期肾病阶段,也并不意味着患者马上就要透析,因为还有一些残余肾功能可以用。肾友尽早转诊到正规肾内科,正规靠谱的大夫有可能通过保守治疗延缓患者进入透析的时间,可能本来几个月就要透析,被医生延缓几年后再进行。而且透析也≠接受死亡,现在随着透析技术发展,很多终末期肾病患者可以享受生活的同时延长几十年的生命。

转诊正规肾内科后,正是那些在患者眼里“没特色”、“还不就那些药”、“中规中规”的治疗方法,降压、降脂、纠正酸中毒、改善贫血等,可以让残余肾功能恶化速度,减慢10几倍▽

到了晚期肾病,还想着病急乱投医,那只会花钱更多,受的罪也更多,这样的血泪教训实在太多。大家可以看看尿毒症肾友蕾蕾的经历,到处求灵丹妙药,拖到后来,出现恶性高血压、严重的心衰、胸腔积液,差点小命呜呼。

▼上下滑动可查看详情▼

“我为什么得了这个病,老天就这么不待见我吗?我什么时候死?”刚得病那会每天都会思考这样的问题。29岁的年纪,患上尿毒症,想必搁在任何人身上,对后半辈子都是绝望的。对于我一个未婚女孩子来讲,更是如此。年6月份,正在工作的我,看电脑总是模糊,不清楚。去医院检查,视网膜病变,需住院。当时做了各项检查,包括肾功能方面的,一查出来血肌肝,肾内科主治医生来会诊时对我说,我现在需要马上进行透析治疗,肾已经不工作了。当时医生给我进行一系列讲解与治疗利弊,可那个时候医院给的治疗方案,最终我选择了放弃透析治疗。总想着这病,我吃中药就会慢慢好,不需要透析。回家后,四处打听老中医,只要说好的,我就去开药试试。还别说,马上找到了一位,看着我的化验单并开了中药。吃了10多付后,查了下肾功,血肌酐居然降了多,我特别开心,又接着开。大概吃了一个多月左右,再查肾功,血肌肝又涨到了多,不但没降,反而比开始又涨了好多,这下心里又失望了,怎么办?还是不死心,坚决不透析。到8月初时,听一位长者说,某某地方有位神医,看病很有两下子,让我再去他那看,但是家里不同意。我不听劝,和家里大吵了一架,固执地走上自己认为对的求医道路。也许是老天的卷顾,这次我居然没走成!当晚就犯心衰了,已经快要死的节奏,医院时,我的意识已不太清醒。经过抢救,情况还是不乐观,大夫说要立即转院,随时都会“过去”。那时已经凌晨。转院后,各项检查出来了,血肌肝居然涨到了多,血压高到多还带有并发症心衰、肺炎、胸腔积液、眼球黄斑将病变、严重贫血。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,病情居然变得这么严重。那个时候的我,已经没有精力再抗拒透析了,连死的力气也没有了。当天输完血,下午开始插临时管透析,那时候由不得我不做了,第一次进入透析室时看那么多在透析的患者,心里那五味杂陈的滋味,眼泪刷的流下来。在脖子上做完临时管后开始了我透析的道路。出院回到家后,我开始每周规律进行血液透析治疗。我想我这辈子算是完了,我还没有结婚,就连母亲的这个角色我也做不成。这条路,不是我想要的,想想这些,内心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每天都哭,透析时也哭,为什么不晚些得?为什么要抢救我?那时候让我去死去多好!情绪变得极为消沉,拒绝和任何人联系来往。把自己关在小屋里,医院,就是在家发呆。透了快两个月后,手上的瘘也能用了,把脖子上做的临时管拨掉换瘘做透析时,心情才慢慢好起来。本想着以后会没什么事了。可是,手上血管不好,每次透析就开始疼的要命,疼哭是必然的了。每一位医护人员都在为我这血管的事情操心,做了不少让我减轻疼痛的法子,在医护人员的照顾和指导下,我的血管慢慢的不疼了,那些并发症也没有犯过,水控制的也很好。而且我的心态也渐渐的好起来,说起那一个月我是心惊胆战熬过来的。就是这么娇惯的我,医院的医护人员还是那么耐心又体贴的照顾我,每一位都像是我的姐姐,都叫我:那小孩儿、孩子的叫,还都开玩笑的说,“孩子,今天哭不啊?”每次下机时都会叮嘱我回家24小时后一定要热敷,要怎么样锻炼手臂之类的,要好好保护血管。当然,我也很听话,每次做完透析后的24小时,我都要热敷再涂药膏,一天3-4次,尽量不要让血管增生。现在的我呢,又重拾了信心,因为我是东北人,冬天很冷,加我上是才得病不久,家里想让我在家好好待着,没有出去工作,等到暖和了,再找一份适合自己的。所以现在家里种种花(我的迷你向日葵已发芽)、晒晒太阳,练练字、适当的去锻炼。每天学一点知识,看有关肾病的书,了解透析的资料。在饮食方面,都是根据哪些蔬菜、水果、肉类含的成份多少,像含钾高磷高的食物就少吃或不吃。医院的医护也会叮嘱。水的控制,也是很严格的。根据自身的干体重控制。自从得了这个病,晚上睡眠质量就大不从前,听到一点动静或起夜就睡不着了,白天我也不睡觉,怕晚上更睡不着了。很喜欢这么一句话,也是我的座右铭:命运最瞧不起向它屈服的人!有生命,便有希望。透析其实没那么可怕,当时我对透析没有好好的了解,发现严重了才不得已而为之。现在的我呢,也不再想什么时候死啊的,每天起床都会不自觉的开心,而且透析后,身体状态比没透前好多呢,只要控制嘴,多走走,和医生经常沟通。最重要的是心态,没有过不去的坎,只要不放弃,坚持透析,还是正常人一样,可以工作,而且生活水准提高了不少。通过我的个人经历,想告诉和我刚开始一样徘徊不定的肾友们,不管怎样,还是要相信科学,透析并不等于接受死亡。尿毒症不可怕,只要我们对自己不离不弃,阳光总会向着我们!我是阳光快乐的蕾蕾!一个人理智的呐喊是微弱的,但一群人的呐喊是不可忽视的!别让理智的声音被埋没!而且,我相信,咱们肾上线的肾友们,早就没有那么好忽悠了!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